乖乖地主婆

《乖乖地主婆》乖乖喜欢你 第五章:记忆是寂寞的冰牛乳 乖乖地主婆强受

时间:2019-07-15 08:14:52编辑:拇阅读

《乖乖地主婆》是沐春雨写的一本现言小说,内容新颖,文笔成熟,值得一看。《乖乖地主婆》精彩章节节选:“我真的不记得了。”董育成虚弱的吐出。“佩佩,佩佩……”禹纯前去制止妹妹不停的拉扯病人。禹佩佩重新坐回椅上,尽管咬着牙,泪水也已经

乖乖地主婆

>>>《乖乖地主婆》在线阅读<<<

《乖乖地主婆》免费试读


“我真的不记得了。”董育成虚弱的吐出。“佩佩,佩佩……”禹纯前去制止妹妹不停的拉扯病人。禹佩佩重新坐回椅上,尽管咬着牙,泪水也已经擒不住地奔流,“姐─”“你有没有受伤?”聪颖如顾竟明见这情形,多少都猜到了十之八九。董陈玉翠埋首在儿子的腿上,痛哭失声。往昔的亲情已经淹没在泪水中。记忆不复的董育成,两眼瞇的更紧,眼前的他,只有浑沌可言,于是试图将视角缩小,希冀藉此获得一点松懈。“育成,你还记得我吗?”顾竟明把手掌摊开,在董育成的眼前摆晃。董育成摇一摇头,迷惘依旧。顾竟明叹了一口深似古井般的气,并把双手插回后裤口袋,踱向高状的警察面前。“请问你是禹佩佩的监护人吗?”高硕的警察询问顾竟明。“不,我……”“我是佩佩的姐姐。”禹纯回首答应。胖警员正好进来,两名警员絮絮叨叨和禹纯说明了一下禹佩佩与董育成发生的情况,并完成笔录。顾竟明将上身倚靠白而无表情的墙壁上,沉思。生命毕竟太无常,而人生而短暂,顾竟明实在很不喜欢涉入其中。他掏出衬衫口袋里的原子笔,兀自转着。象是陷入一阵蓝色的旋涡,一切思绪全流转进入里头,属于爱与关怀的想望,被指间运转的笔旋揉出异样的颜色。似乎还见的到白色,黑色与如电般绮丽的火黄。白色使他想起清纯一类的词汇﹔黑色是属于未界定的疏离,冥冥中,泛着影响其他的色彩的霸道。至于火黄,令他忆起了突来且热烈的吻。嘴角不禁慢慢的爬上一道傻笑。生命真是短瞬而突兀阿,可是顾竟明着实喜欢这类的挑战,那非关生命的情关。虽然不想被生命摆布,但他很欢喜被安排与禹纯的邂逅。或许些许的安排,应该也能欣然接受吧。顾竟明心想。禹纯走出病房,疲惫的神情,和顾竟明呈现极端的对比。“真的变化好快。”禹纯无奈的说。顾竟明忙着打理自己的思绪,接口道:“什么变化很快?”“我说不清楚,这样的感觉很飘邈又很锐利,我不是很晓得怎样去表达。”禹纯皱眉。顾竟明因为禹纯的话,似乎被从生命的可玩性中猛力的拉出来。原来自己忘了,生命既富可玩性也同样残忍而讽刺。象是董育成丧失记忆一样,就是个被生命嘲弄的玩笑。“看来还是人定胜天这句话好。”顾竟明有所领悟的说。禹纯思索着又说:“谢谢你陪我过来。”“不用说太多谢谢,你会跟佩佩这么客气吗?”“我们太靠近了,甚至连谢谢都忘了怎么说。”“那你也不要对我太客气。”禹纯觉得顾竟明话中还有别的意思,下巴又低了下去。顾竟明讪讪的笑道:“你的情绪波动好大。”禹纯仰头望向他,定定的看着他。“嗯,你不要误会我是那一种很好色的人,我借住在你那边的时候,我会很规矩的,所以不要怕我侵犯你。”顾竟明被禹纯盯着而情绪慌张。见到禹纯沉默的顾竟明,感觉自己说错话了,忙迭补强的说:“反正我对你又没魅力,你不用担心太多啦!”禹纯的心被浅浅的划掠一刃。从医院走出,禹纯准备要去派报,转身对顾竟名说:“我要赶去整理报纸了,你先回去吧!”“我差一点忘记你是派报生。”顾竟明这才想起,他低头瞥了一眼腕表,“现在才快四点,那么早就要去。”“我们是早起的鸟。”禹纯随口。“我是被撞到的虫。”顾竟明顺势接道。禹纯的心被撩了一爪,干笑地说:“我走了。”“小心,别再撞到人了。”顾竟明凝视禹纯搭上机车,发动引擎离开。路经一座公园,寂寂寥寥的蝉嘶,扒响夜的安宁。水银灯清泄的光线,划割每一个暗夜的路面成不同区块。顾竟明心头有些许烦闷,于是进入公园,挑了张凉椅坐好。一面影子温吞的掠过绿郁的树丛。顾竟明又掏出笔来,闷闷且专心的转着。而影子无声的蹑到了顾竟明后方。却很成功的用蝉声掩饰了树叶擦身隐隐地婆娑。顾竟明安静的思索一些问题,整个人都专注于笔中旋出的漩涡。没有发现一点异像。倏忽地,影子握着的武士刀锋,很疯狂的刺进顾竟明的背脊,一次又一次,直到顾竟明陷入昏迷才离去。“啊─”顾竟明倒卧在地上,凄惨的发出呻吟。在有限视线里,他似乎察觉那庞然大物被一阵喝斥后跑开﹔而在迷蒙的印象中,见到了火黄的光线被墨黑掩盖。禹纯停下机车,表情郁卒的走到自己应该整报的位置。“纯纯,你生病了吗?”张姐关心的询问。“系啊,纯纯的脸色很难看耶。”刘伯也问道。“没有啦,只是有一点累。”禹纯虚弱的语调,透露出自己的疲倦。“系没睏好吗?”刘伯以南升国语的腔调说。“阿伯,我真的没事。”禹纯使力抱起一叠厚甸甸的报纸,要装入派报袋内,可是脚步一踉仓,整叠报纸随人摔落地上。“小心,小心……”张姐趋步向前,扶起禹纯,再拍一拍禹纯的膝盖。刘伯也靠近的说:“有按怎吗?”“我还好,没事!”禹纯弯身捡散落地上的报纸。张姐突然大喊:“唉呦,怎么这么烫。”她摸到禹纯发热的额头。“纯纯,你发烧了啦!”“没……有啦,我没事,真的真的。”禹纯重新将报纸塞入袋中。“有没有看医生。”张姐帮忙把报纸塞进报袋。“有……啦!”禹纯胡诌一个逞强的谎。刘伯忧心的说:“医生没叫你好好休睏喔?”“喔,医生有开药给我啦!”禹纯又边了一个谎来圆场,她坦开袖子,做出很强壮的样子,“你们看,我还是很强壮啊!”禹纯不希望刘伯与张姐担心,而且自己昨天在便利商店有休假了,今天可不行再休息,更何况,家里的开支每月捉襟见肘,还有禹佩佩的大学学费,她都还没有存够呢!目前她很需要钱,除了禹佩佩的私立中学的高昂学费外,还有每日的开销。而且,禹纯还盼望藉工作忙碌,减少和顾竟明独处时的不自在。“你呦,不要这么逞强。”张姐了解禹纯拼命的原因,但还是感到心疼。“不会啦!”禹纯如往常一样,整理好报纸后,又赶忙跳上机车,挥手说:“不要担心,我先走了。”远远地,把刘伯和张姐怜悯而疼惜的眼神遗留在脑后。入秋了,凌晨的风时刻都有变化,越接近月底而寒冽。禹纯挽起袖口而裸露的手臂,纷纷竖起汗毛。她,停下了机车,将袖子拉好。隐隐约约被莫名的愁绪惹得吐了一口长气。脑海突然忆起了顾竟明的形象,她下意识的再次摊开冷汗涔涔的手心,面对干净而湿润的手掌,觉得有一丝不舍。思索大约数分钟后,理智被一声急速的煞车声唤醒。禹纯才抬起头,只见红色的车头,张着大灯迎面而来。禹纯整个人连机车都被撞倒在地。昏迷前,不晓得为什么,禹纯觉得燥热由额头蔓延至手心。红色跑车车门打开,下来一位短发黑衣女人与一位高挑蓄长发的男子。“是她!”走近禹纯后,尤丽焦急而慌乱的叫道。“你们认识。”打扮时髦的男子讶异。“嗯─”尤丽冷淡。“那正好,快抱她上车,我们就决定是她了。”没有撞到人的紧张,男子反而欣悦的念道。阳光和驯地爬过地毯,再攀上禹纯熟睡的面容。卧室里,瀰漫一股苦香的咖啡氛围。气味分子彼此之间相激荡,产生独特而温柔的催醒剂量。牵动禹纯沉酣的嗅觉,张开眼,视界里是她从没见过的物品。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点?我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?我是死了吗?不然怎么感觉到一阵疼痛后的安详。禹纯心想。耳下的音乐,轻漫且叮咚着敲着禹纯的幻觉,以为自己解脱了。“你醒了。”阳光底下,一位捧着马克杯的男人,乘着温氲的咖啡气味,出现在禹纯的眼前。“这里是哪里?”禹纯问。“这是我住的地方。”“我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昏倒前,禹纯只记得红色的庞然大物涌向自己。男子歉疚地说:“昨晚,我开车不小心撞到你。”“那我的报纸呢?我的车呢?”“你要派的报纸,我已经找人帮你做完了。至于你的机车,还停在楼下。”男子啜了一口咖啡。禹纯顿时有点心安了,“你又是谁?”被问及这句话的男子,觉得很诧异,没想到还有女孩子不晓得他是谁的。不过对男子而言,这样子就不必刻意太做作。“嗯……你可以叫我T.S。”“T.S.?好奇怪的名字,你是外国人吗?”禹纯第一次如此称呼别人,认为很饶口。T.S.略显褐色的眼瞳兜溜地转了一下,并拨了一下浸濡在阳光中而带着些许紫红色的头发。“我的父亲是南升人,母亲是瑞典人,所以我算是半个人。”随后,他又加了一句,“是半个外国人。”禹纯稚气的笑了一下,“你真有趣。”“有趣?”T.S.纳闷的说。“我们一般都称为‘混血儿’。”禹纯强调混血儿三个字,“而且你也说明的太完整了。”她第一次听见有人称呼自己为“半个人”。“‘混血儿’……好像常听见你们这么说。”T.S.性感的薄唇杨上一弯弧线,“而且对女士说明仔细一点,是基本礼貌。”禹纯认为眼前的陌生人举止谈吐都很斯文,而放松了不少。“你也很像‘混血儿’。”T.S.说出那三个字时,觉得有些吃力。禹纯眨了眨透澈的圆眸,很开心的说:“我也是半个人。”“你的父母是……”“噢,我的意思是,父亲是来到南升后才和我母亲结婚的。而我母亲是原住民。”“Isee,你的母亲,一定很漂亮。”T.S.被禹纯的话逗得很高兴。禹纯让直接无隐晦的赞赏惹红了脸颊。“谢谢。”墙上的挂钟因为指着整点而嘀咕。禹纯忽然想起自己下午还要到便利店去上班。于是,起身下床。“怎么了?”T.S.问道。高烧退去而精神清朗的禹纯说:“等一下,我还要上班。”T.S.迟疑的说:“你要送的报纸,已经发完了。”“我不只那件工作而已,待会还要去便利商店上班。”“你好辛苦。”“唉,还好啦!生活必须嘛!谁教我的学历不高。”“应该还有别的工作更适合你的。”观念固执的T.S.认为一个女孩子不应该从事这样劳力的工作。“如果有就好了。”禹纯折棉被后,整理自己的仪容。曲线十分明显的展在光线下。“当然有啊。”T.S.雀跃的回应。“有什么?难不成教我去学人家演戏,拜托,我哪有这种本钱。再说,我也碰不到这样的机会。”禹纯随口答覆。T.S.知道时机成熟了,现在正是和禹纯说明自己想法的时候,“眼前就有一个好机会。”禹纯停住脚步,犹疑地望着T.S。为解迷惑,T.S.从书桌抽屉里拿出一本书,放在桌上,“你刚好遇上了。”“遇上?”禹纯将书拿起,封面上鲜红烫金边地写着“双色蔷薇”四个大字。“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。”T.S.的褐眼珠在喣黄的阳光中,拉离开人间般深不可测。配合他隐约紫红的发,让人诡异地以为他背后会探出一双邪恶黑色翅膀。禹纯满脸不可思议地用手指抚触那书上沉睡的文字。“天吶!”她不敢相信,直觉认为这之中一定是一场骗局。“呵呵,我相信你是聪明的女孩。”T.S.潇洒不羁地笑着。“别开我玩笑了。”禹纯将“双色蔷薇”重新放置在桌上,彷彿不曾惊动的梦。“你不愿意?”T.S.吓了一跳。“拜托,我不是笨蛋会去演戏。”禹纯有些微怒。“为什么?为什么你会变化的这么快?”“我说过了我不是笨蛋。”“可是每个人都喜欢演戏。”T.S.反驳。T.S.实在不能搞懂为什么会有人拒绝演戏。这个世代,每个人都在演戏,怎么可能会有人不想演戏,如果不想演的话,又该怎么生存呢?“这太荒谬了。”“你为什么会这样想?”T.S.浅咖啡般晶冻的眼神,陷入不解。禹纯虽然早已认定是一场骗局,却不愿意打破T.S.的神话。所以焦虑游上她水亮的圆瞳。“我该怎么跟你说……”“没关系,你就说吧!到底是什么原因,你会不愿意。”T.S.的口气中透露一丝质询的语气。“很简单,它不是真的。”这是禹纯所能想到最不伤害人的回答。听见禹纯的答案,T.S.松了一口气,原来她以为是被骗了。“相信我,是真的。”T.S.摸一摸下巴已刮干净的胡渣,脑海不断的试图擒住一些可以用来说明和证明的语汇。“我该怎样相信你。”禹纯询问。T.S.象是抓到一点游魂般残落的灵感,很欣喜地笑说:“打开电视吧!它会替我说明一切。”电视!电视会替人说明呢?当禹纯正迟疑地想时。T.S.早已按了遥控器的按钮,分别打开了电视和录放机。荧幕上,乍时出现奇怪的对话。“丰城,相信我,……”一位戴着眼镜的陌生女子,和背对的一位提着行李的男子,诉说着离别一类泛滥的情话。镜头倏忽转到男子的正面,“等我,我不会辜负你……”天!是T.S。T.S.是演员吗?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一卷录像带。禹纯瞠目结舌地混乱的想着。“你显然很少看电影或电视。”T.S.戏谑的说。“嗯哼,我是很少看电视啦!一有工作之后,我就没在去看过电影或电视了。”禹纯惭愧的晕红了脸。“没关系,以后你会很常看电视。当然,别人也会看到你。”T.S.关上电视与录放机。“正如你所看到的,我是演员。”“我知道。”“那你应该相信了吧!”“一半一半,演员的嘴并不可靠。”禹纯半信半疑说。T.S.很惊讶,眼前看似单纯的女孩竟也会对社会保持着距离。她或许是个不错的人选,也可能不太适合演戏。T.S.反覆揣测地想。“那你觉得呢?”他小心翼翼的问。“嗯,让我想一想。”“我也认为你应该考虑一下。”T.S.把书再次递给禹纯。禹纯接过书后,不断的看着“双色蔷薇”四个血色淋漓的字。“我想我还没问过你名字吧?”“喔,对了,差一点就忘了。”禹纯忽然想起来自己还没报上自己的名字,她礼貌的说:“我叫禹纯,大禹的禹,纯洁的纯。”“大禹的禹?怎么写呢?”T.S.不懂得什么是大禹。禹纯赶紧再书桌上抓了一支笔写下自己的名字。T.S.看着这端秀而工整的字体,慢慢地将发音与文字结合在一块。并且用心地记了下来。“好了,我该走了。”T.S.送禹纯到旋关的时候,仍不忘提醒,“我相信你是个聪明的女孩。”禹纯关上门之际,思绪中一直不停思索着这句话。没错,家里是极需要钱的。没有钱,什么都办不来。禹纯宛如领悟些什么般,紧抱着“双色蔷薇”。

乖乖地主婆

乖乖地主婆

《乖乖地主婆》是沐春雨写的一本现言小说,内容新颖,文笔成熟,值得一看。《乖乖地主婆》精彩章节节选:“我真的不记得了。”董育成虚弱的吐出。“佩佩,佩佩……”禹纯前去制止妹妹不停的拉扯病人。禹佩佩重新坐回椅上,尽管咬着牙,泪水也已经

作者:状态:已完结

小说详情

相关文章

最新小说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乖乖地主婆》乖乖喜欢你 第五章:记忆是寂寞的冰牛乳 乖乖地主婆强受